当前位置: 建筑论文发表网_专业的建筑论文投稿平台 > 建筑材料论文 > 新型建筑材料论文 > 浅论北魏洛阳城的建筑材料与建筑色调

浅论北魏洛阳城的建筑材料与建筑色调

来源:未知
 

  摘 要: 北魏洛阳城用以覆盖房顶的瓦呈现光亮的黑色褐色, 出现莲花图纹。瓦当呈现同样的光亮的颜色, 图纹呈兽首与莲花, 莲花纹瓦当普遍使用。宫城城墙以及高贵建筑物墙体涂抹白灰朱粉为装饰。洛阳城黄色的城垣内, 建筑物顶部覆盖的板、筒瓦色调深重, 兽首、莲花纹瓦当展现出威严与宗教气氛。其间白灰朱红涂墙, 又在威严与神秘气氛中展现了活泼和世俗。
  关键词: 瓦; 瓦当; 夯土; 兽首纹; 莲花纹
  学术界对于古都的研究, 着力点可谓多矣, 城市的建制、交通、经济、管理、市民生活等许多方面都受到关注, 但是, 那些已经消失的都市, 当它们繁华生存的时候, 他们的相貌究竟是怎样的? 对此却少有研讨。北魏都城洛阳就是这样, 对北魏洛阳城的研究已经很多[ 1], 但是这座曾经是地球上最繁华的都市之一,我们不知道它的相貌怎样。我们从5洛阳伽蓝记6的字里行间, 无数次领略阳衒之着力形容的洛阳城建筑物的庞大、高耸与华丽, 包括城墙、宫殿、佛寺、豪华宅第, 但是这一切都包裹在历史的厚重幕布之中, 难以窥见它们的外貌色调。
  笔者以为, 一座城市的建筑色调决定于所用建筑材料。幸运的是, 考古学者在对洛阳城发掘研究中,揭示了洛阳城的墙体建筑材料, 建筑物的覆顶材料,以及装饰材料, 凭借这些, 依稀可以窥探北魏洛阳城的绰约风姿。
  一、北魏洛阳城建筑的覆顶材料: 瓦与瓦当
  (一)先秦至北魏洛阳城瓦、瓦当的变化情况瓦和瓦当构成中国传统建筑的特色之一。瓦分筒瓦、板瓦两种, 筒瓦弧度大, 板瓦弧度小而较平, 筒瓦、板瓦纵列间隔着铺盖建筑物顶部, 于是造成了纵列高低错落有致的景观。瓦当为铺盖至房檐的那一行列的筒瓦的瓦头, 具有美化屋檐的装饰功效, 因此是屋顶之上颇为醒目的一道风景线。
  根据洛阳地区的考古资料可知, 西周以后漫长的历史时期内, 以北魏洛阳时代为断, 瓦、瓦当的图案与颜色都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大致来说, 战国到魏晋一脉相承, 至北魏, 在图纹和颜色两个方面都发生变化。洛阳出土瓦片的最早时间是东周, 为灰色调的绳纹面手捏痕里板瓦, 此后直到魏晋, 绳纹面瓦最为常见。至北魏洛阳时代, 先秦以来使用最广的绳纹面瓦基本消失, 北魏洛阳城使用的瓦有黑釉光面布纹里, 两面皆黑光面瓦, 以及莲花纹瓦, 等等。
  同样, 瓦当的变化也很显着。洛阳城发现的汉晋瓦当以不凸起的卷云纹最为常见, 另有文字瓦当。卷云纹瓦当以圆当中心凸圆乳钉周围饰四朵蘑菇状云纹为主题内容, 此类瓦当遍布汉晋洛阳城内及西、南、东郊。文字瓦当的当面图案以文字为主题, 汉晋洛阳城内中南部出土, 有这长乐未央0和这富贵万岁0圆瓦当。至北魏洛阳时代, 以上两种类型的瓦当消失, 陡变为凸起的兽首纹与莲花纹两大类, 在一些城区还发现有莲花化生、忍冬纹两种瓦当。兽首纹瓦当的当面纹饰是在圆当内饰一兽首状, 制造情况是泥质灰陶,火候稍高, 瓦面黑亮, 边轮宽平, 当面兽首状凸起纹饰略高于边轮平面。莲花纹瓦当的当面皆为一朵莲花图案, 考古发现有多种款型。莲花化生瓦当为莲花花瓣当中有一佛像, 莲花化生瓦当与忍冬纹瓦当一样,现只发现于永宁寺。北魏洛阳城瓦当以莲花纹最为常见。
  总结以上所述, 北魏洛阳时代洛阳城建筑使用的瓦和瓦当在色泽和图纹上都呈现出新的景象。与先前灰色基调相比, 北魏洛阳城的瓦与瓦当有黑亮色和褐色, 开始有类似釉质的表面, 色泽变的光亮、深重。
  同时, 兽首纹瓦当增加了威严肃杀之气, 而莲花纹瓦和瓦当的普遍使用所呈现的无疑为佛教氛围, 这尤其是全新的景象。
  (二)北魏洛阳城瓦、瓦当的分布情况了解不同类型瓦、瓦当的使用区域, 可以更具体地了解洛阳城建筑色调。先看瓦的分布情况:
  内城西北部。洛阳内城西北角为三宫相连而成的金墉城。五十年代对洛阳故城的第一次考古, 在阿斗城(阎文儒先生认为即金墉城)出土近似琉璃釉的筒瓦。[ 2] 1995年、1997年对金墉城区北魏迁都后增筑的两座城的发掘均发现素面布纹里板瓦、筒瓦, 黑光面布纹里筒瓦片, 两面皆黑光面板瓦。[ 3]
  内城东部。1984年对洛阳故城城垣试掘, 在东墙中段发现黑釉光面布纹里板瓦、筒瓦。[ 4]建春门为内城东垣北数第一门, 1985年冬发掘建春门遗址, 发现建春门遗物以青灰色素面磨光板瓦、筒瓦为大宗。[ 5]
  宫城以南的永宁寺。永宁寺位于宫城以南, 距离皇宫很近, 登永宁寺塔可俯视皇宫。1994年对永宁寺西门发掘, 发现大量素面板瓦、筒瓦。[ 6]
  宫城以南的内城官府区。1963年秋天, 在宫城以南的内城一号房发掘出土三种瓦。一为花头板瓦, 瓦头一种捏成花卉, 一种呈锯齿状。瓦呈深褐色, 略有光泽, 质密坚实。瓦面经过削磨, 加上陶衣, 近瓦头处涂一条宽2厘米的朱色带纹。瓦长49. 5厘米, 宽33厘米, 厚2. 5厘米, 重约12公斤。二为素面布纹里筒瓦, 瓦面经过刮磨, 表面光滑莹润, 发釉黑色光泽。
  长49. 5厘米, 径13厘米, 厚2. 3厘米, 瓦唇长5厘米, 重约8公斤。三为小型莲花纹筒瓦, 径10. 7厘米, 厚2厘米。[ 7]
  洛河以南的南郊灵台。1974- 1975年南郊灵台发掘发现, 北魏汝南王元悦在灵台遗址上建造佛图使用了黝黑粗大的花头板瓦。[ 8]
  外郭城东部。1989年对外郭城东城垣试掘发现光面布纹里瓦片。[ 9]
  再看瓦当的类型和分布情况。根据钱国祥先生研究, 瓦面黑亮的兽面纹瓦当在宫城内太极殿遗址, 内城一号房遗址以及永宁寺都有发现。这些地点都是重要建筑物的所在地。太极殿为宫城最高级别建筑, 一号房位置在宫城南正门阊阖门南御道东侧, 西距铜驼街不到200米, 北距宫城约1. 5公里, 正是官署府庙所在地。根据5洛阳伽蓝记6记事的方位顺序推测, 可能是宗正寺或太庙建筑的一部分。从太极殿以及各官署建筑的时间推测, 兽面纹瓦当属于洛阳时代的早、中期。一号房出土的兽面纹瓦当的直径是15. 6厘米,厚1. 6厘米。
  第二大类为莲花纹瓦当, 当面主题皆由一朵莲花图案组成, 考古发现莲花纹有五种款型, 其分布地点和使用时间大致如下:
  第一型, 五瓣肥硕宽双瓣宝装莲花瓦当, 发现于内城东墙建春门遗址。泥质灰陶, 火候略高, 瓦面黑亮。当心为一径2. 5厘米的凸起圆乳钉, 周边饰有一圈联珠纹, 似花蕊状。从建春门建造的时间可知这型瓦当的使用时间为洛阳时代早期。
  第二型, 六瓣宽双瓣宝装莲花瓦当, 发现于洛阳西部外郭城大市附近。花瓣略为肥硕, 线条圆润舒畅, 图案自然大方。纹饰中心凸起圆乳钉2- 2. 3厘米, 周围饰有一周由小圆点组成的点缀环带, 形成花蕊状。
  第三型, 七瓣宽双瓣宝装莲花瓦当, 发现于洛阳西部外郭城大市附近。泥质灰陶, 火候一般。
  这第二、三型的六瓣、七瓣宝装莲花纹瓦当主要发现于大市附近, 在一号房遗址也发现了略大的同类瓦当。当心凸起的圆乳钉纹饰所表示的花蕊图案显示这两类瓦当仍属于早期莲花瓦当。从大市以及一号房的建造时间看, 六瓣、七瓣瓦当的使用时间为洛阳时代早、中期。
  第四型, 八瓣宽单瓣莲花瓦当, 发现于洛阳西外郭城大市附近、永宁寺西门遗址以及一号房遗址。泥质灰陶, 火候稍高。八瓣莲花纹瓦当时代属于洛阳中晚期, 除了花瓣的变化外, 典型的变化特征为当心由乳钉变化为莲蓬状。
  第五型, 多瓣窄单瓣莲花瓦当, 发现于洛阳西部外郭城大市附近。泥质灰陶或浅灰陶, 火候一般。花瓣有十到十二个。当心为七个莲子状小凸点组成的莲蓬图案。这种类型的莲花瓦当的使用时间为北魏末至北周末。
  除了以上所提到的分布地区外, 在阿斗城、洛河以南地区也都发现有莲花纹瓦当。莲花瓦当的直径大都在10厘米以上, 大约在13、14、15厘米左右。
  钱国祥先生总结北魏洛阳时代四十年间莲花瓦当的变化历程为: 早期为宝装莲花式, 晚期为单瓣莲花式; 当心由汉晋传统的凸起的圆乳丁状花蕊演变为较平的莲蓬状; 当面莲花花瓣由双瓣变为单瓣; 花瓣形状由肥硕向窄尖发展; 花瓣越来越多; 莲花图案线条由繁缛趋于简化。[ 10]
  还有钱国祥先生没有提到的两种瓦当, 一是永宁寺西垣出土的莲花化生瓦当, 根据看到的图片资料,永宁寺莲花化生瓦当色调为褐色; 二是永宁寺塔基遗址出土的忍冬花瓦当。
  综上所述, 北魏洛阳城各类瓦和瓦当的使用分布情况为, 第一, 作为北魏离宫性质的金墉城区域, 这一区域的宫殿屋顶铺瓦有素面布纹里板、筒瓦, 黑光面布纹里筒瓦, 两面皆黑光面板瓦。根据阿斗城出土的莲花纹瓦当以及金墉城的建筑时间来看, 金墉城使用的瓦当当以早期莲花纹瓦当为大宗。第二, 宫城以及皇城的官署府庙区。太极殿出土有兽面纹瓦当; 一号房使用瓦当类型较多, 除了象征威严与高贵的兽面纹瓦当外, 也有大量六瓣莲花纹瓦当以及七、八瓣莲花纹瓦当。太极殿屋顶铺瓦尚不知, 而一号房屋顶铺瓦已经比较清楚。这座建筑屋顶铺大型深褐色花头板瓦、釉黑色素面布纹里筒瓦, 以及莲花纹、兽面纹筒瓦。一号房的屋顶颜色为深褐或黑色。结合金墉城覆顶以深色为主的情况, 推测这一区域建筑物顶部以深色为主调。第三, 建春门附近的内城城区, 以青灰色素面磨光板瓦、筒瓦为主要材料, 另有黑釉光面布纹里板、筒瓦, 瓦当则有黑亮的五瓣莲花纹瓦当。第四, 在大市那样的生活区, 瓦当以莲花纹瓦当为主。第五, 在一些特殊地区瓦与瓦当的使用颇有特色, 如永宁寺除了莲花纹瓦当外, 还有兽面瓦当, 反映了永宁寺作为国家寺院的地位, 而莲花化生与忍冬纹两种独特的瓦当也反映了永宁寺特殊的宗教意义。在城南汉魏灵台遗址上, 汝南王建造的浮图使用深褐色的花头大瓦。虽然各有不同, 但总的说来, 光亮的黑、褐色调, 兽面与莲花的图纹, 确实为北魏洛阳城的建筑特色。
  二、洛阳城墙体建筑与装饰材料
  顺着由城外向城内的视线来看, 夯土筑成的外郭城和内城城垣保留着自然的色调。根据考古资料可知, 内城城门具有特别的装饰。首先是城门两侧应该以砖来包砌夯土, 这是两汉以来的传统, 北魏不例外。
  其次是门洞内部的彩色装饰。以建春门门洞为例, 门洞内壁粉饰白灰膏, 白灰墙皮上有红彩绘成的线条图案。值得注意的是宫城城墙的外表。宫城城墙的外表是否与外郭城和内城城垣一样为裸露的夯土呢? 从有关材料看, 宫城城墙是很讲究的。5洛阳伽蓝记6卷一这永宁寺0: 这寺院墙皆施短椽, 以瓦覆之, 若今宫墙也。0永宁寺西墙、西门发掘显示, 围墙上皆施短椽,覆以瓦。至于墙体表面的装饰, 考古发现内外墙体表面有厚达0. 5厘米的白灰墙皮, 白灰表面局部施以暗红色彩绘。那么, 宫城城墙的装饰应该就是这个样子: 施短椽, 以瓦覆之, 墙体内外表面为白灰墙皮, 局部施以暗红色彩绘。
  洛阳城宫殿墙体同样为黄土夯筑而成, 而且皆粉刷白灰墙皮, 有的白灰墙皮外再刷朱色, 如一号房墙壁粉刷白灰三层, 外层再涂朱红。
  重要建筑墙体内侧有砖砌面。仍以一号房为例,在一号房东墙、北墙的内侧, 发现灰褐色素面砖和绳纹砖两种。素面砖长26厘米, 宽13厘米, 厚6厘米,绳纹面砖长28. 6厘米, 宽15厘米, 厚6厘米。根据出土位置推测, 至少在内墙体的下部, 在夯土之外砌砖。
  类似一号房这样的重要建筑物的内墙体上部装饰有兽面雕塑砖。一号房的两块兽面雕塑砖分别发现于南墙内侧东西两头砖瓦堆中。为褐色, 砖面为雕塑的兽面, 神态凶猛, 瞪眼竖耳, 张口獠牙, 可能是穿钉附贴于檐下墙头的贴砖。这两块兽面砖应该兼具威严与装饰两种意义。完全可以推测, 在宫殿、官署等重要建筑房屋的房檐下面, 普遍贴着这种兽面雕塑砖。
  三、北魏洛阳城建筑色调试想
  现在, 根据我们所了解到的洛阳城建筑装饰材料的使用分布情况, 试想一下洛阳城建筑色调:
  洛阳外郭城、内城城墙为夯土筑成的黄色墙体;宫城城墙上施短椽, 覆以瓦, 白灰粉饰内外壁并以朱彩绘饰。
  洛阳城门应该是洛阳城的制高点, 5洛阳伽蓝记6这序0记大夏门曰: 这 宣武帝造三层楼, 去地二十丈。0子注曰: 这洛阳城门楼皆两重, 去地百尺, 惟大夏门甍栋干云。0大夏门洞之上有三层楼, 去地二十丈; 其它城门门洞之上两层楼, 去地百尺为十丈。根据洛阳城建筑这飞檐反宇0的形制, 可以想象洛阳城门楼高巍峨、反翅欲飞的姿态。城门两侧以砖包砌夯土, 门洞内壁粉饰白灰膏, 白灰墙皮上红彩绘成线条的图案。
  在宫城及其外围的官署府庙区, 建筑以黑色或深褐色的板、筒瓦铺顶, 屋檐装饰黑亮的兽面纹瓦当或莲花纹瓦当。在皇城西北部的金墉城, 也很可能是黑色瓦顶之下装饰莲花纹瓦当甚至黑亮的兽面纹瓦当。在皇城东部, 有青灰色素面磨光板、筒瓦以及黑釉光面布纹里板、筒瓦铺顶, 屋檐装饰以黑亮的肥硕五瓣宝装莲花纹瓦当。在皇城西部大市附近, 甚至包括东南西北的整个洛阳城里坊间, 六瓣到十二瓣的莲花纹瓦当装饰着各种建筑的屋檐。在永宁寺的某些房舍, 兽面纹瓦当代表永宁寺作为国家寺院的崇高政治地位, 莲花化生与忍冬纹瓦当则装点出浓烈庄严的佛教气氛。
  将考古资料反映的部分墙体的粉刷形式推广至洛阳全城, 可以说, 在经济能力许可的前提下, 宫殿、官署、寺院、富人住宅的墙壁普遍装饰的基本色彩为粉白与朱红, 部分墙体有灰褐色素面砖和绳纹砖砌在表面, 而重要建筑物的墙体上方两侧且镶嵌着代表威严的褐色兽面雕塑砖。
  当然, 我们也不能忘掉中国古代传统建筑屋脊两端的装饰物) ) ) 鸱尾。根据一号房出土的资料得知,一号房屋脊两端的鸱尾为灰褐色, 形体较大, 尾部呈扇形。这应当是洛阳城重要建筑屋顶的通常装饰。
  我们还可以更加切近地想象洛阳城宫殿、宅第乃至城门的姿容。5洛阳伽蓝记6卷三这高阳王寺0: 这高阳王寺, 高阳王雍之宅也。在津阳门外三里御道西。
  雍为尔朱荣所害也, 舍宅以为寺。0 子注曰: 这正光中,雍为丞相, 给羽葆鼓吹、虎贲班剑百人, 贵极人臣, 富兼山海。居止第宅, 匹于帝宫。白壁丹楹, 窈窕连亘,飞檐反宇, 轇轕周通。0楹为古代建筑中堂屋前部的柱子。周祖谟先生注这窈窕连亘0为: 这窈窕言其深, 连亘言其长0, 范祥雍先生注这飞檐反宇0引5文选6二张衡5西京赋6云: 这反宇业业, 飞檐献献0, 又引薛综注:
  这凡屋宇皆垂下向而好, 大屋飞边头瓦皆更微使反上,其形业业然, 檐板承落也。0周祖谟先生也引张衡赋,但解释比较简洁: 这反宇谓屋边瓦向上高出也。0周祖谟先生注这轇轕0为这纵横交错0。根据以上我们可以综合形容一下高阳王第宅: 白粉墙壁, 堂屋前红色柱子, 宅第深深, 纵横交错而相连通, 屋檐反向上飞起。
  据此推测, 洛阳城宫殿区、官署建筑、诸王子住宅区、大臣住宅区等基本是如此的模式。另如洛阳大市周围的工商业者住宅区, 5洛阳伽蓝记6卷四这法云寺0条下记载大市周围十个工商业者集中区的建筑为这千金比屋, 层楼对出, 重门启扇, 阁道交通, 迭相临望0,由此可以想象洛阳富裕工商业者住宅的丰姿也不逊色, 与这白壁丹楹, 窈窕连亘, 飞檐反宇, 轇轕周通0的第宅模式应该是相似的。
  还有一类建筑即寺院, 因为其中既有世俗模式的殿堂, 又有宗教性质的高耸佛塔, 因而兼具世俗与宗教建筑风格的寺院是洛阳城里独特的风景。北魏洛阳时代的城市特色景象之一便是到处矗立着巍峨、庄严的佛寺建筑, 代表着北魏洛阳时代的佛教具有非常巨大的思想影响。
  综述北魏洛阳城的建筑色调: 黄土夯筑的三重城垣分别包围京师、皇城和宫城; 居民区和寺院所在的里坊严密包围于夯筑土垣之内; 十三座城门楼巍峨高耸; 砖砌城门外两侧; 宽敞门洞内壁白灰粉饰, 朱彩绘饰; 宫城城垣有白粉、朱彩、青砖粉饰装砌墙壁, 而上施短椽覆瓦; 在洛阳城上空, 黑或褐色为主色的素面或莲花纹面板、筒瓦覆盖建筑物顶, 同样主色的兽面纹或莲花纹瓦当在殿堂屋宇前沿排成一线, 殿堂这飞檐反宇0, 屋脊之上硕大的鸱尾分据两端; 屋檐之下, 建筑物墙体粉白而朱红绘饰, 部分墙体有灰褐色素面砖或绳纹砖砌面, 而重要建筑物的墙体上方两侧镶嵌褐色兽面雕塑砖; 殿堂第宅内部则白壁丹楹, 院落幽深, 房屋交错; 而寺院在如此殿堂之中另有佛塔高耸。以上就是我们在历史资料中间窥探到的北魏洛阳城的色调。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关于川西部民族地区建筑设计节能防寒技术研究

相关文章

Powered by 建筑论文发表 © JZLunWen Inc.
Copyright © http://www.jzlunwen.cn 建筑论文发表网 版权所有